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.

    记录外孙子的成长点滴

    家长心声

    2018 年 12 月 10 日

    10 : 00

    • 养育小孩,父母是主角,外公只是帮衬。


      收到小一班家委布置的“作业”,思量再三,还是草就小文,勉且凑篇而己。


      是天意,缘分,四年前我做了邵伟宸的外公,启动了晚年隔辈福的按键。


      和传统的中国老人一样,外公全身心的做起不计报酬的“月哥”、“煮夫”来,零起点学会了做饭,学会了带孩子。同时也放下了摄影创作计划(本人是中国和上海摄影家协会会员),手中的相机只为外孙子拍照,从外孙子出生护士洗浴开始,外公用相机一次次固定下外孙子成长的光影。


      2016年4月13日,外孙子才十几个月大,走路还不硬实。他看到外公用痒痒挠,觉得好玩,便拿在手上,拨打海洋球、乒乓球、大小皮球,外公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样的场景:长大后的外孙子,高尔夫球打的不错,采访他说:我的启蒙老师是外公,第一幅球杆是外公的痒痒挠。


      外公立即把此情此景用QQ记录下来,取“外孙子与外公”栏,这“说说”一写就是251篇。


      2017年8月,外孙子入碧云幼儿园托班。外公就开始写“耀华童年”系列,一年就有415篇。现在进行的是“耀华童年之小班”的系列记录。


      童年成长的特别快,长一个能耐可能就几天的时间。如不及时的记录下来,过后就只是概念,或者淡忘不留痕迹了。


      有空时翻翻外孙子的成长记录,有翘着脚量身高盼着长大;有与“欧布奥特曼”合影的英雄情结;有大声唱“夜空中最亮的星,请照亮我前行”的抒发;有与外公放学路上看空中飞机,数公园湖里的鸭子,读公交车路牌的小情节;还有外孙子第一次用的词造句的时间和语境。


      昨天就是过去。每一篇“说说”,虽是自己写,但不管啥时候看起,都心热。


      外公写“说说”的原则只是记录,不评论。


      编辑是外公的第二职称,外公计划着将这些记录外孙子成长的图文适时编辑成书,私人定制,也许几本,也是适时做为礼物送给外孙子。


      还有,就是外公留心为外孙子备作家、画家的签名书。因为签名书的过程会与作家、画家有沟通,有人物关系,也就有了故事。这样,外孙子懂时读时,也就有了温度。


      国外的己有:


      〔美〕大卫.香农《大卫,圣诞节到啦》。


      〔比〕凯蒂.克劳泽《爸爸和我》(用中、英文个性签名)。


      〔瑞〕伊爱娃《与沙漠巨猫相遇》(英文个性签名)。


      〔法〕本杰明《小熊的号角》。


      〔比〕卡特琳《欢乐艺术博物馆》(中英文个性签名)。


      国内的己有:


      曹云轩(国际安徒生奖得主)《疯狗浪》、《草房子》并题词。


      张秋生(著名儿童作家,多篇作品入选小学教材)《会打喷嚏的兔子》并题词。


      梅子涵(上海师范大学教授,著名儿童文学作家)《会说话的汉字》并题词。


      还有上海、北京、台湾、武汉作家:秦文君、简平、伍美珍、殷健灵、史雷、章鱼、陈立平等儿童作家的签名书、题词。


      图一:比利时皇家博物馆画家卡特琳为邵伟宸签名后与外公合影,称赞外公是“中国外公”。 图二:全球小朋友喜欢的美国画家大卫.香农为邵伟宸签名。 图三:著名儿童作家张秋生为邵伟宸签名题词后与外公合影。


      小一班邵伟宸外公